Loading...

馬上成為壹會員

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

迪爾娜拉.葉爾哈力的家離哈薩克阿拉木圖市中心有近2小時車程,《蘋果》在人權組織的協助下,預先約女孩見面,在去程時卻收到她家人通知,指迪爾娜拉的情緒很差,不願與陌生人見面,她的媽媽曼木西.努爾夏提說,迪爾娜拉從新疆回來後,變得十分膽小,非常害怕陌生人;她的大哥更指,迪爾娜拉在新疆時曾想過跳河自殺。

曼木西表示,他們一家原是哈薩克族人,在新疆伊犁昭蘇縣生活,除迪爾娜拉外,其他家人都已取得哈薩克國籍。早於2018年2月,任職司機的二兒子因為頻繁來往中哈兩地,被新疆當局指是「雙面人」,被關押至集中營,至同年10月方獲釋。

威脅送孩子回新疆
否則全部親人「遭殃」

曼木西表示,2018年初起,不斷收到中國公安致電,要求他們把迪爾娜送回新疆,更以在新疆的4家親戚要挾,指若不送女兒到新疆,「他們全部都要遭殃」。同年3月,曼木西迫於無奈,決定把迪爾娜拉送回新疆,她憶述當時女兒十分不情願,害怕自己會與二哥一樣,受到中國公安的虐待,「孩子的意思是那邊的都是壞人,害怕會跟哥哥同一命運」,她指女兒「哭了一個晚上,拿頭撞牆,說不想過去」,也不想離開家人,最終聯絡一個相熟的司機把女兒送回新疆,「哭哭啼啼地一個人過去了。」

曼木西憶述,當時決定把女兒送回新疆時心情非常糟糕,「很快意識到這件事做錯了」,至同年5月開始向哈薩克人權組織Atajurt尋求協助,撰寫公開信要求哈薩克政府介入,至同年12月尾方迎回女兒。曼木西指,女兒在新疆的大半年期間,完全失去聯絡,其他親戚亦同樣失去聯繫,所知都是女兒回來後哭着憶述的。

持槍警衛駐校
恐嚇孩子要信黨

曼木西指,迪爾娜拉每天都要到新疆昭蘇縣阿克達拉鄉中學上課,學校除漢族外,甚麼少數民族都有,如哈薩克族、維吾爾族、吉爾吉斯族、回族等,每班約有40人,同學年紀相仿,有的比她還小。學校規定學生只能穿校服,不可有任何民族服飾、女生不可戴頭巾,更鼓勵學生舉報在街上見到任何戴頭巾或穿着民族服飾的人。

曼木西指,學校的每個教室以至四周都有閉路電視,而學校大門及每棟教學樓入口都有安檢通道,和持槍及警棍的警務人員駐守,「無論是老師,還是警務人員,都在恐嚇孩子」。曼木西指,學生私下不可互相交流、不可悄悄私語,「基本上是老師說甚麼就做甚麼,只有在老師的允許下才可以交流」,若違反紀律,會被老師罰站、被罰中午不可回家吃飯,持槍的警衛亦會恐嚇、喝罵孩子。

孩子被迫到新疆上學,曼木西卻指「我不認為那裏是學校,而是一個洗腦的地方」,她指出,女兒在新疆上學的大半年期間,每天由早上8時到下午5時,共有8節課,卻「沒有任何自然科學、人文學科,甚麼學科都沒有,只有中共黨史、習近平的重要講話」,更要求每個學生身上要帶着習近平的照片,睡覺時要在枕頭上蓋着。每個月有漢字考試,若不及格老師會用書本打頭,辱罵「你為甚麼這麼蠢?連這個都學不會。」

曾有自殺念頭
至今仍害怕陌生人

曼木西表示,12月時Atajurt幫忙把迪爾娜拉送回家,「見面時抱着哭成淚人,很後悔屈服」,女兒回家後變得很膽小,害怕接觸陌生人,「每次她回憶這些事情,都無法停止哭泣」,原因是離開新疆時,公安曾警告她,不可對任何人說起新疆的經歷,「不然在任何地方都會再抓她。」她的大哥更指,迪爾娜拉認為在新疆的經歷十分可怕,曾想過跳河自殺。